层层扒皮 暴露出的是一个无奈的面孔
来源:       层层扒皮 暴露出的是一个无奈的面孔作者:黄卫国网址:http://www.taicangwoodinsp.com/

 

                层层扒皮 暴露出的是一个无奈的面孔

                    一个“国际性”大公司在太仓的复验谈判纪实

连续多船次的短少超过2000立方米木材,中国多家收货人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2014723—25日,就“米罗”轮材积短少3900立方米(价值400万元)中方提出索赔事宜,加拿大木材发货商 twt 公司在中方2家收货人的一再坚持下派出亚洲区木材市场部经理和检验及质量管理部经理来到太仓看货和复验谈判。

摆出一副“国际性”大公司的架子

    由于案件之大、问题之复杂性,中方收货人恳请国检局给予帮助。723twt 公司2位经理来到国检局港办会议室。按照国检局的思路,首先必须要让对方了解我方的检验监管过程,特别是与对方就木材检验标准达成一致后才好进行下一步的现场复验谈判。于是,国检局代表首先以PPT方式向加方展示了我方对进口木材的检验监管的发展历史、历次外商来太仓复验谈判的过程和结果、我方的监管监控制度和措施,对检验人员所采取的资质认可与系列培训制度等。

加方也相应地介绍了他们的检验和培训制度以及官方的严格许可制度等。接着,则反复强调twt 公司是一个国际性的大公司,在国际木材贸易中可谓享誉全球,所供应的木材覆盖美国、日本、韩国等,从来都没有出现材积短少的情况。出口中国的木材占40%份额,到中国其他港口也没有出现过短少,为什么就是到太仓港的木材屡屡出现短少,而且越来越严重,今年的短少率已达到7.6%,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发货的,从没有改变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从一开始就想抓中方的“小辫子”

上述一番谈话不禁让国检局代表想起了加方代表在来华前的一些无理要求。国检局出具了检验证书后,向对方提供了本船原木按照《美国原木检验官方标准》的千板尺明细码单和按照《加拿大公制检验标准》检验的立方米检验明细码单。但加方就是迟迟不提供本船原木按照《加拿大公制检验标准》检验的原发货立方米检验明细码单,非要求中方再提供按照《中国国家标准》检验的明细码单才会提供。我方已一再表明按照中国检验标准检验的明细码单只是中方在国内市场销售原木时使用的,与贸易合同规定的标准是两码事。

由于加方一再坚持,考虑到加方原发货检验码单对查明原木短少根源的极其重要性,我方最后还是提供给了对方国标检验码单。

             三种方法都证明货物短少的事实

由于加方在发货前检验时,没有对每根原木进行编号标识,所以无法将现场复验结果与原发货明细码单上记录的进行一一对照,也就是发现不了对方的差错。即使在现场能找到部分原木上带有编号,但在其发货码单上也找不到相对应的检验结果,因而有货证不符的嫌疑。这些都是索赔谈判的不利因素。

从会谈的一开始,加方就不断地强调他们是“国际性”木材贸易大公司,不可能出现如此大的短少问题。

    于是,国检局代表不得不一针见血地用3种方法证明货物短少的存在事实。一是用“超1.3倍法”证明加方将原木大小头直径检量过大,造成材积短少2692立方米,加上根数短少452/387.6立方米,共计短少3080立方米。即通过对加方原发货明细码单的统计分析中发现:全船45482根原木中,加方原检验将原木大头直径检量大于小头直径1.3倍(原标准中不允许的)就有20949根,占全船的46%,造成材积虚大2692立方米。二是用“国标升溢率法”证明材积短少3131立方米。即按照中国标准和加拿大标准的差异,按中国标准检验得出的材积一般大于加方的10%以上,按照太仓港历史上的检验实际也证明了这点。而加方坚持要中国标准的检验明细码单也是为了考证我方3个标准检验的对比细节,想从中找出漏洞。但是本船原木按照中国标准检验下来,材积升溢率只有3.7%,远低于材积升溢率理论计算值12%,造成少升溢材积3131立方米。三是使用“系数法”证明了短少3911立方米。对方以6.04的系数将立方米材积转换成千板尺材积时所选择的系数过小,造成千板尺材积虚大3911立方米,而历史上对方使用的是6.67系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其实,按照我方实际验证的系数应为6.72。但加方坚决不敢承认千板尺材积是按系数转换而来的。于是我方在对对方提供的45482根原木检验明细码单(立方米和千板尺2种码单)的对比统计分析中发现有5940根原木带有牌号(可同时比对公、英制检验情况),查找中发现:竟然有部分原木的厘米直径数对应着3个英寸直径数,如130厘米直径的原木,在与其相对应的英制码单上却出现222324英寸的3个结果,显然是在转换时使用对自己更有利的结果。

   即使在铁的事实面前,加方扔然拒不承认千板尺材积不是实际检验得来的,而是按照加拿大立方米明细码单转换而来的证据。因为他们知道,按照系数转换得来的结果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狡辩、推诿、抓中方“小辫子”只能暴露出无奈的面孔

   国检局代表感到,与对方就木材检验标准达成一致看法是去现场复验前最为重要的事。特别是依据加拿大检验标准,当原木的大头直径大于小头直径1.3倍的时候,按照该标准中的材积计算公式算出的材积要比原木的真实材积大5%-15%。但加方代表拒不认可。只要我方一谈及检验标准的事,就立即反驳说标准是加拿大官方制订的,你们和官方去谈。我方以PPT的方式、以黑板画图举例的方法证明对方没有很好执行检验标准的事实,甚至出示了前期加方检验机构在太仓港复验谈判、认可我方检验方法的音像资料作为旁证,可对方仍然顽固地坚持说“标准的事,你们去和加拿大官方谈”。

 由于无法再谈下去,中方坚持双方去现场实地检验100根原木,比对一下双方的结果。但检验部经理却说:“我是检验部经理,不会检验木材”。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堂堂的检验部经理却不会检尺。在一开始的介绍中,销售部经理把他介绍为加拿大著名的检验专家、加拿大全国木材研究会的理事、加拿大啤诗省木材协会的副懂事长,等等。

这时加方却变被动为主动,提出要我方去现场检尺,他们在傍边观摩。满足他的要求,大家一起去了码头现场。可在检验现场加方却避开与中方研讨美国和加拿大检验标准的事,唯恐不好解释他们的过错,而是一味地询问中国检验标准是如何检验木材的。

    回到室内后,中方在问及对我方的检验有何看法时,检尺部经理却说:“中方是在做秀、在表演检尺”。

   中方货主最后提出,如果对方不认可我方的检验,那么就对全船原木进行全部翻堆检尺,过错方承担所有的由此而产生的费用,包括延误销售所产生的费用。加方当场表示同意,但要回去派检尺员过来与中方一起检尺。

在结束一整天的谈判时,加方市场部经理说:“感谢国检局代表一天来的陪伴,为我们作了很多的专业性、细致的解释,其各种理论计算方法,我们明天要好好消化一下。”

                   几点值得回味的思索

加方这次来太仓谈判是有着精心准备的。首先,他们不是来寻找自己的问题,他们深知,即使是有问题,我方也很难举证(因为原发货上没有标识编号);其二是避重就轻,不谈也不敢谈实质性的问题就不存在承认事实了。如不谈美国和加拿大立方米检验标准问题。其三是来寻找我方的检验差错。对方把我方的国标立方米检验明细码单与美国标准、加拿大标准也作了一一比对。可惜没有发现我方实质性的、可以摆到桌面上谈的差错。

也许可以理解的是,对方明知自己的不是也不敢承认,因为毕竟还有多家收货人在找他们讨债。

在尔后2天的商务谈判中,双方表示要放弃全船翻躲检验的想法,避免扩大损失。加方答应中方在货物销售完毕后,依据售出的数据给予中方必要的补偿。

                 (黄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