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的收藏价值有哪些?

大部分人购买红木家具,除了它具有的实用性外,更多看重的是其收藏价值,不然的话买现代家具就足以。那么,什么样的红木家具才最具收藏价值呢?应该从哪几个方面鉴别优劣呢?这是很多消费者都关心的问题,小编总结了以下几点:应该从品相、做工、材料这三个方面来综合判定。

品相——体现家具的欣赏价值

“品相儿”一词在收藏界流行广泛,通常指物品的外观优劣程度。就红木家具而言,品相儿既包含造型比例、保养程度,也包含材质优劣、“做工儿”如何?品相儿好的家具,首先给人的感觉是“美”。这种美包括:单件家具本身的比例美;大件家具不但气势雄浑、刚劲牢固,还要不显单薄、结构合理,小件家具要玲珑秀气、避免笨拙,各个腿、枨等局部部件搭配协调,吃力的部件要合理、自然,装饰的部件要精致、美观,如果是一套家具,还要照顾到整体风格是否配套,这种美虽然因人而异,也很难用语言表达清楚,但是如果把两件家具摆放在一起进行比较,这种美就会自然的使人感觉到,随着收藏爱好者知识面的不断拓宽和对红木家具更深入的了解,这种美会越发明显。


做工——体现家具的艺术价值

“做工儿”是指家具的制作工艺。一件精品家具,制作工艺非常重要,水平高超的工匠,出样时会根据木材的纹理、缺陷、材料大小以及木材特性等多种因素,考虑将木材的特点发挥到淋漓尽致,充分展现出木、雕、油等各个工序能工巧匠们的聪明智慧和经验水平。“做工儿”表现在风格纯正,结构安排合理。例如:明式家具崇尚简约美、比例美,没有多余的部件,而且非常重视比例,就整件家具而言,腿用多粗、枨用多细、弯儿要多长、板要多厚,都要考虑到与整体的比例关系,所谓“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非常准确的概括了明式家具的特点。

清式家具具有豪华美、寓意美;清式家具工精料足、重雕刻,具有非常高的艺术价值。尤其是紫檀家具,讲究“做工儿”,为了使有限的珍贵资源产生出更高的艺术价值,常常是不想“省工”,哪怕是一个牙嘴儿、一根线条,都要做的非常讲究到位。线形细而均匀,雕刻浅而平整圆润;紫檀木:棕眼似牛毛、戗茬如豆瓣、质脆而色深,材料小而纹理暗,很不好加工,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工匠们充分掌握了紫檀木的这些特点,创造出清式特有的“紫檀工儿”家具。例如蝌蚪纹,在起平地的基础上留出细长的线条,要想达到既美观又牢固,就需要把线根儿做成圆滑的弧形。清式家具为了显示豪华,很多家具上都有题材不同的雕刻图案,这些雕刻图案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期盼与追求,而且年代性极强,现在的清式家具爱好者,无论是买者还是做者,都应该深入了解清代各个时期家具的历史背景、寓意传说,才能够不断的提升自己的“眼力”,鉴别和创造出家具的艺术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市场上出现了很多仿旧家具,行业内俗称“高仿”,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由于制作者对明清家具的知识缺乏深入的了解,完全按当代人的理解去制作,把好端端的家具“打扮”得像出土文物一样,把明清家具的古旧程度,复制的甚至比商、周年代还要久远,殊不知,这么名贵的家具,怎么可能被皇宫王府、名流富商 “糟蹋”成这个样子,可惜了那么名贵的珍稀材料,楞给做的龇牙咧嘴,这种家具品相不足、年代却有余,实在是做工“不美”。

“做工儿”也能反映出各工序之间的水平是否平衡。一件最具有收藏价值的家具,不但要有好的造型设计,还要有好的木工、好的雕工、好的油工默契配合,如果哪个工序的工匠技术水平低,就将影响整件家具的艺术价值,做工好的产品,应该是各工序之间互相弥补前一道工序的不足,使加工当中的缺陷越来越小,最终才能生产出精品。

材料——体现家具的资源价值

有了好的造型、好的做工、还要有好的材料,这三个因素缺一不可,就如同用黄土胶泥制作翡翠形项坠,纵然形状再美,做工再细,做出的东西也不值钱,因为材料不值钱。

材料在使用上也很有说道儿,例如:两件模样、尺寸相同的家具,一件板材齐整、花纹美丽,一件板材拼粘零碎,纹理杂乱,品相孰优孰劣一眼便知,尤其是用黄花梨、紫檀、红酸枝制作的极品家具就更讲究选料,这些木材在硬木家具中,是最珍贵的材料,下料时需要反复的推敲,才能把最好的材料用到最显眼的部位。做这种家具,应该是“量材使用”,要根据材料的大小、花纹,看其最适合作哪些家具,或者最适合做哪个部位的部件,如果将材料用错了地方,使家具的品相受到影响,其艺术价值也将大打折扣。

另外,一件家具上个别部件带有明显的材料缺陷,也会使家具的价值大打折扣,尤其是出现在比较明显的部位,像颜色差别、裂缝、结疤,哪怕是小小的瑕疵,都会使家具“折价”,且折的价值远不止那一根有缺陷的部件,反之,如果一件家具各个部件材料都特别好,即使造型相同,也会多卖钱;因此有经验的厂家,会在一批造型相同的家具中,把最好的部件挑选出来,单独组装成一件品相特好的家具,卖出好价钱,将珍贵资源的价值用到极限。

材料因素固然重要,但最能体现收藏价值的还是硬木家具的艺术性——品相和做工,否则就失去了硬木家具“艺术品”的本性,就如同一块上好的料子,因为裁缝的手艺不行,做出的衣服会给人们带来无法弥补的遗憾,形同“鸡肋”。现在市场上流行一词叫“木材保真”,实际上要想在琳琅满目的家具中鉴别出“最”具有收藏价值的硬木家具,仅有木材保真还不够,因为资源价值只是一种利用价值,而把这种资源转化成艺术品的收藏价值,还必须最大限度的在品相和做工上下功夫,因此应该把材料的因素放到最后。